快捷搜索:  as  答案  test  xxx  幼幼  侦探研究所  教室  推理研究所

揭秘:张学良枪决东北军元老杨宇霆、常荫槐真相

  关于张学良,读者大都知道“奉军易帜”和”西安捉蒋”等史事,而张学良处决杨宇霆、常荫槐这桩历史公案,普通读者知之不多。就连一些历史学家对此事件的真相,多年来也是众说纷纭、褒贬不一。

  旧仇未报添新恨

  1928年6月4日,日本人制造“皇姑屯事件”炸死张作霖(张学良之父),接掌东北政局的少帅张学良年仅27岁,虽然当时的军政要人表面上拥戴他,但很多人心存观望,特别是一些绿林出身的元老重臣,根本不拿他当回事,甚至居功自傲,其中尤以杨宇霆、常荫槐两人为最。张作霖在世时,视杨、常为左右手,二人掌握着东北的实权,且关系极为密切。张作霖故后,二人飞扬跋扈,俨然以执父自居,对张学良动辄训骂。每当张学良向杨询问情况或发表主张时,杨都斥责道:“你不懂,别瞎掺和,我会做决定。”

  一次某官员求见张学良不得,只好找到杨。杨大怒道:“汉卿子承父业,如此下去,抽死得了。”(时张学良已有毒瘾)遂带那位官员到帅府问卫兵:“少帅何在?”卫兵答:“尚未起床。”杨怒气冲冲地来到张卧室外,使劲踹门并大声嚷道:“我是杨麟阁,快起来,有公事。”

  张急披衣而出,杨指指点点骂道;“老帅在世可不这样,混帐东西,你若这样,东北的事能干好吗?”这次,张学良忍无可忍,破例回敬了一句:“我干不了你干!”

  张学良委杨为东北军保安委员会委员,杨拒绝;让杨任黑龙江省督办,杨嫌不称心拒不受命;张又安排杨出国考察,杨竟说:“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了。”每次谈话都如“训饬子弟”。他更整日在小河沿的杨公馆内接待各地的官僚政客,对张的施政纲领指手划脚,大有欲取而代之之势。

  1928年7月,南京政府派代表何成俊赴奉天谈易帜之事,杨擅自致电南京政府,要求何成俊必须先在滦洲下车会谈后方可赴奉。很多官僚政客见杨的势力急剧膨胀,便对之极力巴结讨好。杨公馆一时成了东北政治中心。

  大脑袋常荫槐对张学良也非常藐视。在一次高级会议上因张稍顶了他两句,他竟当场指着张的鼻子辱骂道:“鳖犊子,你懂个屁!”还常对左右讲:“所有的车辆都归我管,小六子算个鸡巴,他管不了我!”杨、常二人大事小事都自作主张,很多事情是先办后再找张签字认可。

  如常荫槐建山林警备队,杨不仅从自己的军工厂送去军械,还向捷克订了2万支步枪。二人均不事先报告张学良。当张查问此事时,常竟拍着桌子大声说:“扩建林警队我早就批完了,还请示什么?”把张学良抢白得半晌无语。杨、常不仅对张学良如此,对其他拥戴张的元老也张口就骂、举手就打,鉴于杨、常势力的急剧扩大,东北各地的元老们敢怒而不敢言,只好暗地里向张学良诉苦。
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