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xxx  as  答案  test  侦探研究所  推理研究所  幼幼  教室

我看“十净九裘”

“十净九裘”的说法提了多年了,有甚者还有“无净不裘”的夸诞说法,一方面是对裘盛戎在京剧花脸行当的供献与深远影响的肯定,另一方面,也是对花脸行当的单调现状的反思。

京剧的花脸行当最有名的有“金”、“郝”、“侯”、“裘”四派。金少山是空前绝后的,后人学不来,也不受人认可。郝寿臣的硬派(指横音等)风仪被袁世海弄“软”了弄“柔”了。

侯喜瑞的做舞工夫和喷口特技几近掉传。这三派被挤到了“十净”中之余一,没有周全的虔敬的承袭者是最主要的缘故原由。可以谅解的是,不是这些学生不肖,而是师父们的玩艺太个性化太吃工夫了。

我总感觉裘盛戎从某个角度讲道可称是这三派的继之大年夜成者。他从金那里“偷”了不少腔,用金的话说,他有点儿小智慧(虽然圈内都叫他“傻子裘”)。他像侯学了不少坐工戏,比如《连环套》。

再说“十净九裘”,十个花脸九个学裘,但这九个学裘只能有一两个算是正宗的,我所谓的正宗是较周全的规矩的按裘派的艺术规律演。不是说不正宗就不好,不正宗的裘派承袭者也有很成功的人物,他们是裘派的成尊长,其代表如方荣翔。很多人感觉方荣翔是裘的最好的承袭人,我是不合意的。他的发音位置都与裘不合(尤其早期的),他的唱比裘富丽,更清亮。但没有裘的那重淳厚和炸音,别的方的幼工不好,演不了坐舞的重头戏,身上没劲但反多了一份凝重和书卷气。

王正屏正与方荣翔互补,他的嗓子不好,可坐派好,身上有功夫。看一出他的《连环套》或《黑旋风》老是很过瘾,很少有这样身上有活的裘派花脸了,可他的唱必竟是欠缺的。

裘的弟弟世戎和儿子少戎音色是很像裘本人的,可惜艺术生命太短了。但无疑他们是学裘的正宗代表。

说起李长春,就得说说昔时裘收着个门徒时的喜形于色,裘让他首演《赤桑镇》,显示了他对李的痛爱。听李的唱确是裘真传的样儿,但身上的不够照样显着的,能演裘的《姚》《铡》

《探》但《连》《将》等就较其文戏差不少。

王文址,现在很少有人再见提起他了,已经阐清楚明了他的天质,但他对裘派的理解照样很深的,从他的吐字发音和神韵可见一斑。

邓沐伟的唱淳厚有余但立音差些,他演的人物有憨气不精神,没有裘的那种脆生和利落。而杨燕毅的嗓子很好,很耐唱。但略显呆直,演七郎、单雄信都好,可演文臣气质上就稍逊,不敷说服力。

康万生学裘很像,扮相也好。可在天津甚至全国,最红的裘净照样孟广禄,孟的唱总给人一种油韧有余的高兴,可无意偶尔有矫饰之嫌,且念做都不好,看他演戏经常演出得过甚,台上没有角色只有孟广禄。

弗成否认,以上的裘派名角都是好演员,都各具特色,我所说起的他们艺术上的不够,只就与其师裘对照而言,且为一家之言。

但“裘门无全才”是事实。承袭上的先天不够,直接影响了成长和立异上的疲软。假如说裘是花脸行的第三个礼程碑的话,现在的花脸演员确是很难走出裘的影子而有所冲破的。

裘派艺术在不经意中变得隐隐了,不纯挚了。这是“十净九裘”背后一定的无奈。
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